快捷搜索:  as  test  as 6602  1229  as 4073  www.ymwears.cn  xxx  www.fsymc.cn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

2月27日,伊朗青年米拉德独自一人在家中健身、看电影、刷着手机上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一切。这已经是他居家自我隔离的第7天。
2月19日,伊朗卫生部首次报告国内有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两名患者来自圣城库姆,均在死亡后被确诊,随后疫情以库姆为中心不断扩散,确诊和疑似病例已分布于伊朗十余个省份。截至当地时间2月27日,伊朗累计确诊病例已达245例,其中死亡26例,死亡率高达10.6%。
据美联社2月27日援引伊朗官方媒体消息称,伊朗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ume Ebtekar)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2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认为伊朗疫情的发展趋势“十分严重”。而后几天伊朗疫情全面告急,德黑兰13区区长、国会议员甚至卫生部副部长在内的多名官员都被确诊。高死亡率和已经披露出的官员确诊病例不禁让人担忧:这个多年来一直在抵抗制裁的国家,能抵抗得了病毒这一关吗?
“我没有口罩”,“每天洗两次澡,擦十次手机屏幕”
米拉德是个体商人,在阿扎迪广场附近有一家手工艺品店,就在一周前还在照常营业,“生意还算不错”。19日,当伊朗卫生部宣布这种原本只在新闻里出现的病毒已经导致两人死亡时,他和众多伊朗民众一样紧张。20日,他前往药店抢购口罩,却发现都已售罄。米拉德随即关掉了自己的店铺,把自己关在家中自我隔离。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伊朗清洁人员为清真寺消毒 法国24电视台 图
几乎在头两例确诊并死亡的病例出现同时,伊朗各地的药店都无法再买到口罩。米拉德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还算幸运的,他看到社交网络上有攻略说戴手套比戴口罩管用,就马上打商店的外卖电话买了一包一次性手套囤着。
“大家一开始都没当回事,但后来药店的口罩和84消毒液都没了。”居住在德黑兰的伊朗学生格扎莱也对澎湃新闻表示。
据《金融时报》报道,由于担心政府实施强制隔离的措施,“伊朗人开始恐慌地囤积食物”,在过去的几天内,消毒水、口罩和一些食品的价格上涨了五倍。另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在线零售商Digikala(相当于伊朗的亚马逊)在21日至22日的36个小时内售出了75000个口罩,但表示不会大幅涨价。
“我没有口罩所以不出门,要买东西就打外卖电话。”米拉德发送了一个苦笑的表情说道,“但是我每天都给房间消毒,一天洗两次澡,擦十次手机屏幕。”
多名伊朗官员被确诊的消息被证实后,民众“怀疑自己感染了”的恐惧心情愈发严重。21日,德黑兰13区区长穆尔特扎·拉赫曼扎德被报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阳性;25日,伊朗卫生部宣布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吉已经确诊新冠肺炎,随后改革派议员马哈茂德·萨迪吉也在社交网站承认自己已确诊。27日,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祖努尔称,他已感染新冠肺炎。
药店里买不到口罩,但街上带着各色口罩的人们骤然多了起来。伊朗政府尚未强制要求民众隔离在家,但像米拉德这样主动停工隔离的人也不在少数。几天前还灯火通明的阿扎迪广场突然变得安静,米拉德居住的小区楼下几乎看不到行人踪影。
最初涌现多个病例的什叶派圣地库姆现在已经成为了伊朗新冠肺炎的疫源地,原本络绎不绝的朝圣景象已不再。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库姆各大圣寺已被悉数关闭,大街小巷“空无一人”。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米拉德所在的小区楼下,原本工作日人来人往的花园空无一人 采访对象供图
死亡率很高,“我会不会死啊?”
从2月19日首次宣布有确诊和死亡病例起,伊朗的新冠肺炎病例的死亡率一直高过10%,初期甚至将近20%。相较同样开始爆发疫情的日本、韩国和意大利,伊朗反常的数据更让世卫组织担忧。
“发现5例死亡病例可能意味着还有数百例感染病例,因为目前估计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仅为2%。”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麦克·奥斯特霍姆(Michael Osterholm)在20日伊朗出现5例死亡病例时指出。
据美国解释性新闻网站Vox报道,一直追踪新冠肺炎的传染病建模专家认为,伊朗的疫情“比看上去严重”。 多伦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艾萨克·博格奇(Isaac Bogoch)估计,伊朗可能有超过18000例未被发现的新冠肺炎病例。
“伊朗政府建议轻症病人在家里呆着就好,所以确诊的病例非常少。”旅居伊朗多年,现在伊朗工作的中国青年权先生对澎湃新闻解释称,“因为现在伊朗流行的流感初期症状跟新冠肺炎一模一样,如果这么搞(轻症病人都去医院)的话所有人都受不了。”
即便如此,超过正常水平的死亡数据还是让民众感到恐慌。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伊朗媒体投放在社交网站上的防疫宣传画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 图
“我会不会死啊?听说感染了这种病毒很快就会死……”米拉德很担忧,他对新冠肺炎的症状也不了解,身体有一点轻微不适就会感到焦虑。宅在家中的米拉德每天都刷社交网站获取关于这种传染病的预防建议,但“越刷越没劲儿”,还不如看电影。
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也为了缓解民众的紧张情绪,伊朗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23日,伊朗文化部宣布关闭全国境内所有电影院和艺术中心;24日,伊朗政府派出专门的工作人员每天定时对地铁、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进行消毒。伊朗多家官方媒体的社交网站主页也都开始发布有关疫情防控的信息和指南。
“这次的病毒是个很‘民主’的病毒,不认识贫穷和富贵,不管是不是官员都可能会感染。”25日被确诊的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在一段鼓励民众的视频中说道,“但我们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大家要注意自己的健康,也要注意医护人员的健康。”
23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要求卫生部长萨义德·纳马基成立一个防疫委员会,协调一切资源“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24日,伊朗政府宣布计划拨款5.3万亿里亚尔(约合8.87亿人民币)与新冠病毒作斗争。与此同时,卫生部长萨义德表示,伊朗的试剂盒生产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据伊朗财经媒体《金融论坛报》报道,伊朗消费者和生产者保护组织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疫情造成口罩供应短缺后,口罩工厂正在满负荷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这位官员还表示,伊朗政府将对囤积并高价出售口罩的不法分子采取法律行动。伊朗食品药品管理局负责人23日也宣布了一项计划,只允许药店出售现有口罩库存,停止订购新一批口罩,政府之后将为民众免费发放口罩。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伊朗学生通讯社发布的“抗击新冠病毒”照片集
“现在口罩涨价了,但是政府派出一些志愿者在街头免费发放口罩。”在伊朗一家国有银行工作的德黑兰姑娘娜扎宁告诉澎湃新闻。
米拉德并没有分到过口罩,每天呆在家中也还没看到政府采取的措施。不过米拉德坦言, 2003年的SARS(非典型肺炎)疫情与2012年的MERSE(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都未波及伊朗,政府从未有过类似应对经验,如此大规模的传染病爆发引起社会恐慌是必然的。
制裁未能隔离伊朗,但病毒做到了
在伊朗国内,新冠病毒以圣城库姆为中心迅速扩散,而伊朗本身也成为了中东地区最大的病毒输出源头。自伊朗出现确诊病例后,附近的黎巴嫩、巴林、阿联酋、阿富汗等国陆续出现了有伊朗旅行史的确诊病例。伊拉克、土耳其、巴基斯坦等邻国纷纷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原本就遭遇制裁和封锁的伊朗变得更加孤立无援。
全球战疫|副总统感染、民众忧虑:疫情给伊朗新年投下阴影伊朗清洁人员在为公交车消毒 伊朗学生通讯社 图
据彭博社报道,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伊朗2019年的经济萎缩了9.5%,但在制造业复苏的带动下,伊朗非石油部门仍然在2019年的最后三个月实现了0.9%的增长。在过去一年中,伊朗对伊拉克的月平均出口额约为6.5亿美元,对土耳其的平均出口额约为4亿美元,
事实证明,在美国“极限施压”下,伊朗并没有因为制裁而被完全“隔离”在国际贸易体系之外。但现在,新冠病毒正在以一种制裁无法达成的方式“隔离”着伊朗——疫情爆发迫使周边国家关闭与伊朗的边界,伊朗的非石油出口恐遭“腰斩”。
自从伊朗2月19日首次宣布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伊朗里亚尔已经贬值了约7%。
彭博社分析称,对疫情影响伊朗经济的担忧将推动外汇市场进一步动荡,加剧伊朗已经开始缓和的通货膨胀。去年,即使面对高达40%的通货膨胀,伊朗国内的消费水平也一直保持稳定。今年,伊朗商人们还期望3月持续两周的诺鲁孜节(伊朗的新年)假期能够像往常一样带来销售增长。
“往年的诺鲁孜节我们都会和家人围坐在装点一新的餐桌旁,庆祝活动要持续9天。”米拉德说道,“但今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了。”
米拉德最终决定在家隔离十四天,但他并不知道未来情况是否会好转。他坦言,如果不重新营业,自己目前的资金周转状况最多只能撑一个月。而新年前夕的这个月又恰恰是往年进账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不营业造成的损失会有3亿里亚尔(约合6000人民币)。可是25日,在听闻卫生部副部长也被感染的消息后米拉德顿时一头冷汗,对于何时开门复工这件事又有些迟疑。
“我希望这场噩梦赶紧结束……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米拉德说道,“我们必须先努力活下来,然后才能去建设这个国家。”(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地址:http://www.lsrdgc.com/chuanqi/20200301/4399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